下载区 火箭云盘 网盘迅雷 BT最新合集 BT中文字幕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在线区 国产 中文 无码 有码 欧美 动画 高清区 VR 蓝光 无码 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台湾正妹 日韩正妹 中港澳妹 东南亚妹 欧美正妹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儿肏娘

2018-10-10   ·   【小说】家庭乱伦
  我叫羽淩天,今年十六岁,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男孩。我的脑海里对父亲的印象都是来自一张旧照片,那是我四岁时家里的大合照。照片上有一对年轻的夫妻,两对双胞胎还有一个胖乎乎的男孩。那对年轻夫妻就是我的父母,真可谓男的俊女的俏,天生是一对,现在看来却是造化弄人;一对稍大的双胞胎姐妹是我的姐姐——羽玲珑和羽翡翠,两个姐姐当时只有六岁;那对年纪稍小的双胞胎姐妹是我的妹妹——羽淩琳和羽淩珊,两个妹妹当时只有两岁。也正因为这样的家庭结构,在我五岁时父亲因一次交通意外离开了我的生活之活,在这个缺少父爱环境里,我依然活得很开心——因为有这姐姐和妹妹陪我成长。

  这里是城市的富人区,到处都是别墅,而我的家就在其中,只因为我的妈妈柳盈倩是一个商业女强人。当初父亲可怜的肇事补偿金在母亲的努力下已经成为了一个跨国大集团绝对控股的控股股份了。

  细细算来妈妈也已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今年她应该有三十四了,可是她依然有许多的追求者,除了她显赫身份和地位外,她美丽的容貌同样让人为之疯狂,毕竟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岁月的无情。

  「啊……啊……大鸡巴哥哥……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妹妹……妹妹要要泻了……啊……啊……啊——」但见一个皮肤白嫩的女子赤裸着身子,两手支撑在浴池的边缘,高挑的双腿向後方斜斜地伸直,白嫩而丰满的屁股高高地撅起着,秀黑的长发散落在空中并随着她的身体的节奏不停地在空中摇摆。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我妈妈,一个在商场上叱吒风云的女人,一个在别人眼中很是高贵的冷艳美人。现在她之所以会这麽淫荡,之所以没有往日高不可攀的气势,这一切只因为我的手穿过她的双腋正揉捏着她丰满的双乳;我长挺的鸡巴正高频率地在她的光突无毛的嫩屄里冲刺。此刻的妈妈只是一个处在做爱颠峰状态下的女人,而那个令她疯狂的人就是她十六岁的儿子羽淩天,也就是我。

  「厉害吧……小骚货,知道你爸爸的厉害了没……」我通过对面墙壁上镶着的玻璃,看着妈妈光秃秃的身体,看着妈妈在我手心变形的书房,感受着妈妈嫩屄深处射在我大鸡巴上的暖流,嘴里兴奋地嚷嚷着,「小骚货,你又高潮了……」本来墙壁这个位置是没有玻璃的,後来为了做爱的需要,妈妈特地请人给镶了一块很大的玻璃,对於我的需要,妈妈都会满足的,就像现在。

  「爸爸……女儿……你的骚女儿不行了……你的骚货女儿不行了……不行了……」妈妈顺着我的口气说道,「求求你……爸爸……求求你……快点给女儿吧……」「小骚货,你真是越来越不行了!」我不禁有些恼怒,松开揉捏她乳房的手,在她的屁股上赏了两掌,「啪、啪!」「不是……不是女儿不行……只是……只是爸爸太厉害了……爸爸越来越厉害了……」妈妈气喘吁吁地为自己声辩。

  「啪、啪!」我在妈妈的屁股上又是两掌,「你还狡辩……小骚货,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你都高潮了五次了,可是我一次还没有,你说该怎麽办?」母亲说得没错,我的做爱技巧和当初相比已经有了质变,但是我还是要这麽做、这麽说,因为这样我会兴奋,妈妈也会兴奋的。

  「哦……哦……爸爸……爸爸……实在不行的话……让玲珑、翡翠……要不……让淩琳和淩珊……让她们四个也都来伺候爸爸……她们……」妈妈又搬出了以往的藉口。想当初我说我要替双胞胎姐姐玲珑、翡翠,双胞胎妹妹淩琳、淩珊开苞的时候她出於母爱还有些迟疑,不想现在她为了自己的快乐就把四个乖巧、漂亮的女儿出卖了,出卖给了正肏她嫩屄的儿子。或许妈妈是有了某种觉悟才这般说的,毕竟我真的要替姐姐、妹妹开苞,她的意见不是主导的,只要姐姐和妹妹自己愿意就可以了,毕竟在我家还是很民主的。

  「不行……小骚货,再想其他办法……否则……」我一口回绝了妈妈的意见,我要看妈妈在这个状态下思维怎麽样,「啪、啪……」我有惩罚性地给了几掌,说真的,用手打妈妈丰满屁股的感觉不是一般的爽!

  「屁眼……屁眼……让女儿用屁眼为爸爸……为爸爸性服务……」看来这种状态下妈妈的思维已经僵化,商业头脑无用武之地,说出了以前已经说过多次的建议,没有一点新意。

  「小骚货……」我伸手把妈妈的双乳忽松忽紧地捏在手心,「忘了爸爸的话了吗?」「没……女儿没忘……」妈妈口齿不清地说道,她疯狂地挺着屁股,让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嫩屄里更快速地抽插起来,「女儿的屁眼还没开苞……爸爸是准备……准备在给玲珑那四个丫头……四个丫头前面的处女嫩屄开苞之後……再……啊……啊……再给我们五母女……一起……再给我们五母女的屁眼一起开苞……啊……我们……我们五母女的屄……啊……不是一起被开苞……但……但是我们五母女的屁……屁眼要让……让爸爸一起开苞……啊……啊……」我把自己的子孙深深的射进了妈妈的子宫内,「记住,这是对你还记得这件事的奖励!」「啊……啊——烫死我了……谢谢……谢谢爸爸……」这是妈妈幸福地晕倒前最後的话语,不过她并没有倒在地上,谁让她的双乳在我的手心呢。

  我把妈妈抱起,让她躺在浴盆里,用手拨开她脸前的长发,看着她红晕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扭开水笼头,开始用水冲洗妈妈极为性感的胴体。

  我坐在床边,手支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看着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妈妈,只见她面带红晕,嘴角有些许笑意。我替妈妈盖上毛毯,静静地看着安详入睡的她。我拉起毛毯轻轻地给她盖上,还记得那是一天的晚上……「叮叮……叮叮……」我赶紧跑到大厅,拿起电话,「喂,这里是羽家,请问你找哪位?」「是淩天吗?」电话那边响起一个女人磁性而柔美的声音。

  「哦,是妈妈!」我一下就识别出了这个女人是妈妈,「妈妈,现在都快晚饭时间了,你怎麽还没有回来啊,我和姐姐、妹妹都在等你回来呢?」我用撒娇的口气说道。

  「这样啊……淩天,不好意思,妈妈今天晚上有个宴会,可能赶不回去了……你和翡翠她们出去吃吧……」妈妈语带歉意地说道。妈妈是一个商场女强人,但是她也是一个克尽职守的好母亲,向这样把我们几个子女独自留在家里的情况极少见。

  我虽然对妈妈不能回来有些失望,可是心里知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妈妈也不会这麽做的,「好吧,不过……」我眼睛一转,故作迟疑。

  「好了,妈妈知道了,欠咱们淩天一个要求,等妈妈回去後,只要你说出来,妈妈一定满足你!」和那有限的几次一下,作为歉意,妈妈允诺我可以向她提出一个请求。好像前几次我都是把这些宝贵的请求花在让妈妈陪我和姐姐妹妹玩耍上了,其实妈妈知道,那是作为儿子的我想让她远离工作休息一下。

  「好的,妈妈你早点回来啊!」我听到要求被满足,露出得意的笑容,兴高采烈地说道。

  「好的,淩天,晚上见!拜拜……」

  「妈妈,拜拜……」

  夜深了,我被饱涨的尿意弄醒了,起身到厕所去小便,在回房的途中想到妈妈是不是还没有回来,就准备去看看。我本想敲门的,但是怕万一妈妈回来已经熟睡被我吵醒,也有可能惊醒不远处房间里的姐姐妹妹,於是我扭开妈妈的房门。

  我可以肯定妈妈已经回来了,因为房间打开的时候我闻到了刺鼻的酒气,妈妈在家是不喝酒的,就算是筵席她也很少沾酒,毕竟酒对她这样一个杰出女性来说是危险的东西。我打开墙壁上的开关,看到妈妈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就轻轻地走了过去,将妈妈的睡姿摆好,让她面部朝上平躺在床上,给她拉上毛毯。

  「水……水……」在我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听到了妈妈饥渴的声音,於是我赶紧到客厅为妈妈倒了一杯清水,可是当我回到妈妈房间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景象说所深深震撼。

  我为妈妈盖上的毛毯早被她脚上的黑色高跟凉鞋踢到了地上;妈妈所穿的白色男装恤衫上的纽扣也被她撕开,露出了棉白的乳罩,小奶头将乳罩撑出两粒如豆的凸点;妈妈黑色西裤的裤带已经被她松开,退到了大腿处,粉红色的内裤一半跑到了我的眼中。

  我咽了一口口水,手略微颤抖地拿着水杯走了过去,「妈妈,喝……喝水!」我试图让自己平静,试图把妈妈扶起让她喝水,可是我失败了。我没办法上妈妈喝道水,同样我没法让自己平静。

  「水……水……」妈妈嘴里不停地低声嚷嚷,手开始扯身上的男装恤衫,很快妈妈丰腴的上身从男装恤衫里完全解脱,乳罩完全显露在我的眼前。

  我看着妈妈醉酒後红晕的脸庞,看着她性感的红唇,我做了一些自己都不敢想像的事。现在想来当时所做的那些事对於一个儿子来说,是不可饶恕的;但是对於一个男人来说,却是可以谅解。我是男人,虽然那个时候我才十岁出头点。

  我拿妈妈在不停擦拭自己白净脖子的双手,把她的双手移到了她耸挺的双乳上,妈妈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很快她便把自己的乳罩扯去,让她丰满而坚挺的乳房完全呈现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我拿着水杯,喝了一口,水被我含在嘴里。我爬上床,跨坐在妈妈的大腿根处,俯下身,两手握住妈妈的乳房根部,慢慢揉捏,让妈妈的乳房更显坚挺,看着妈妈的乳头慢慢发硬、,慢慢坚挺,我很小心地把妈妈的乳头一口咬住,尽量做到不让嘴里的水流出来。就这般,我的手把玩着妈妈的双乳,我的嘴含着水不时交换地咬弄着妈妈两个红红的乳头。

  「水……我热……哦……水……哦……哦……」妈妈这个时候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一边机械地挺动着她的屁股。

  我见妈妈真的很渴,於是身体向前挪了挪,把刚从妈妈乳头处离开的嘴压在了妈妈性感迷人的小嘴上,当然了,这时我的手还在依依不舍地把玩着妈妈的乳房。

  直觉,或许是因为太渴了,妈妈张了小嘴,我很顺利地把嘴里的水度到妈妈的口中,妈妈没有思考便咽了下去,这个时候她一只擦拭自己脖子的双手抱住我的头,把我的嘴压在她的嘴上。

  或许妈妈真的太渴了,我的嘴里已经没有了水,但是她还是把舌头伸进了我嘴里,试图找到解渴的水。就这般,我用牙齿轻亲摩擦着嘴里妈妈的舌头,我用自己的舌头缠住妈妈的香舌,在我们嘴唇彼此没有分开的情况下,我的舌头一会进入妈妈的嘴里,添弄着她的牙根、舌根,一会儿又把妈妈的舌头带进我的嘴里,用牙齿轻轻摩擦着彼此的舌头。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我感到小腹有一团热火,自己的鸡巴被内裤挤压得微痛,心里明白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出乎自己的控制。我的双手离开妈妈的乳房,迅速扯去自己的睡衣,整个人跪在了妈妈的乳房上,把妈妈丰满的乳房压得扁扁的,就这样,我的内裤也很快被我退下,抛到一边,我的大鸡巴得到了彻底的解放。

  「我要找个地方让大鸡巴进去!」这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所以我急切地想脱去妈妈的西裤,脱去她粉红的内裤,我要肏屄,我要肏妈妈的屄!

  可是妈妈并没有让我得逞,她的舌头还和我纠缠不休,她的双腿已经盘在我的腰间。我知道这不是妈妈的本意,她现在上下都需要安慰,她已经不知道了短暂的放弃能换取长久的爽快。

  我的脑子快速地运转着,很快计上心头。

  我双手下移,把妈妈的长腿从我腰间移开,用手压着妈妈的长腿,让她两腿向外,再把自己的双脚压在妈妈的腿上,把自己的手解放出来,这时我的手握住妈妈的手,把她的手从我的後脑移开,自己的嘴慢慢离开妈妈的嘴唇,让我们的舌头在空气中相互纠缠,彼此缠绵。

  我抽准时间,把头抬了起来,但见妈妈面色娇红的喘着气,她的舌头还在空中不停的挪移,在寻觅我的舌头。我猛地把身体向前,屁股越过了妈妈的乳房,来到了妈妈的脖子旁,我一个转身,同时用手压着高挺的大鸡巴,让妈妈的舌头可以添到我的鸡巴。

  果然,妈妈的舌头碰到我的大鸡巴後,就很主动热情的添弄缠绕着我的大鸡巴,在妈妈香舌的牵引,我手适度的下压下,我的大鸡巴很快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小穴中——妈妈那张平时让商业竞争对手胆寒的小嘴正包裹着并温暖着我的大鸡巴,爽啊!

  原本准备肏屄的,但是现在我只能挺动着屁股,让大鸡巴肏妈妈的嘴了。不过我没气馁,这样也好,我和妈妈来了一个69式,肏不了妈妈的屄,但是却让我有机会近距离看妈妈的屄,那个我出生的地方,让我有机会尽情地亵玩妈妈那个被所有男人想尽情肏插的嫩屄。

  我看到妈妈的粉红色的内裤上有一些水迹,不禁会心一笑。我把两手的大拇指从妈妈腰间两侧插进妈妈的内裤里,在慢慢地向上推进,一直把妈妈的内裤从大腿处移到了膝盖处才罢休。

  屄,我半开妈妈有点并拢的大腿,终於看到了娇美妈妈的嫩屄了。

  我用手两只将妈妈的大腿分得更开些後,我没有看到令人厌恶的漆黑的阴毛下面,只看到有上下走势的肉缝出在我的面前,我知道那就是妈妈的屄缝,那就是一个女人最令男人为之疯狂的地方。妈妈的屄缝间隙可谓很小,用我现在的眼光来说,处女屄的屄缝间隙也不过如此,这和妈妈已是五个孩子母亲地地位很是不符。

  後来我才知道,由於姐姐、妹妹都是双胞胎的缘故,妈妈都是采用剥腹产,只是由於现在医术的高明,身上才没有留下疤痕,也就是说,在妈妈的五个子女中,只有我是从她屄里出来的。我把手压在屄两边,慢慢地向两边移,同时用嘴对着间隙慢慢变大的屄缝吹着暖气。

  妈妈似乎感到了我心情的紧张和兴奋,舌头在我的大鸡巴上不停的缠绕,不时还用舌尖去调皮地添弄我尿尿和喷精的马眼,偶尔也会用牙齿力道恰好地轻咬我的大鸡巴,好似把我的大鸡巴当美味的香肠在啃食,总之妈妈的口交服务比刚才更卖力了,难道这是对我的暗示?对我的鼓励?

  我看到了妈妈的阴蒂,那个被屄缝包住的豆豆;也看到了妈妈尿尿的地方,那是一个小洞;由於69式的缘故,我更直截了当地看到了妈妈的阴道,那个我的、正被妈妈啃食着的大鸡巴原本打算进入的地方。妈妈小阴唇的颜色很淡,那是妈妈极少性生活表现。

  後来妈妈告诉我,她和爸爸结婚六年内被爸爸肏屄的次数都没有被我半年肏屄的次数多。当时我还追问了一句:「妈妈,那麽是我肏你的屄肏得厉害,还是爸爸肏你的屄肏得厉害?」妈妈脸色如盛开的桃花般艳红,她用手握着我钢挺的大鸡巴,咽下一口痰,娇媚地看了我一眼,如此说道:

  「当然是你了,要知道你爸爸肏我的结果是让我怀上了你们五个孩子,而你肏我的结果是不但让我主动把屁眼给你开苞,让玲珑她们四姐妹和我母女共同伺候你之外,还让我沉溺在性爱之中,我愿意时刻被你肏,只要你能肏我的屄,我可以为你再多生几对双胞胎姐妹让你肏,让她们和我一样,天天让你肏,时时让你肏!」我凝视着妈妈屄里的阴蒂,无视妈妈舌头、牙齿对我大鸡巴的报复,愣愣地看了几秒钟。猛地,我俯下身,用嘴唇把妈妈的屄缝顶得更开,「嗽!」我张嘴一口把妈妈的阴蒂含在了口中。我感到妈妈的身体一颤,随即她的屁股开始不停地上挺,当然了,作为对我的回报,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嘴里享受到了更好的待遇。

  「呜……」妈妈疼得呻吟起来,但是她还是很好地保护住了我的大鸡巴,让我的大鸡巴离开她的口腔,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抬起头,看着妈妈阴蒂上的牙印,转过头,妈妈似乎已经从疼痛中恢复,她闭着双眼,脸上流露着淫荡的笑容,舌头从我大鸡巴的马眼沿着阴茎一直添到卵囊,再从卵囊添回马眼,如此这般反覆着。

  作为回报,我又一次俯下身,用舌头顶开屄缝,让舌头从妈妈屄缝的这一端进去,一直添到那一端出来,再从那一端添进去这一端添出来,如此反覆着。在每次添的来回中,我的舌头都回在妈妈豆芽般的阴蒂周围打个圈,感受着妈妈阴蒂的勃起,在我由下向上添妈妈屄缝的时候,我的舌头还会刻意钻进妈妈的阴道里,去品嚐那里不断渗透分泌出的淫液。

  我添着妈妈的屄,妈妈啃着我大鸡巴的同时上下挺动着自己的屁股。妈妈屁股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在一次下落的过程中,妈妈猛地把屁股挺到了她所能挺到的最高处,还好那个时候我有预感,把舌头伸进了妈妈的阴道,嘴也堵在阴道口周围,否则妈妈兴奋的淫液一定会喷得我满脸都是。也就在这是,我觉得马眼有些许发麻,小腹的热火下窜,我知道我的子孙在作祟,它们要出来了。

  於是我突然把屁股高高撅起,让大鸡巴离开了妈妈的嘴。显然妈妈没有想到一直乖巧地大鸡巴会离开她的嘴,但见她的嘴圆张着,那个圆的大小应该就是我大鸡巴的大小了。在妈妈还没有合上嘴的反应前,我又奋力一坐到底,大鸡巴通过妈妈嘴上的量身定制的通道来到妈妈的咽喉处,一股热流在妈妈的咽喉处彻底释放出来。我拔出大鸡巴,看到喝酒之後很是渴口的妈妈虽然很难受,但是还是一滴不漏地把我的子孙——她的子子孙吞咽下去。

  看着妈妈喉咙处不停蠕动,我知道我的子孙已经从妈妈的嘴里到了妈妈的胃里,虽然原本它们是应该进妈妈的阴道,或者被我注入妈妈子宫的,但是我并不後悔,因为我的大鸡巴在射精之後依然坚挺,我换回来起先的姿势,让妈妈的脸正对着我的脸,这一次我要把我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屄里,给我的子孙们一次成为生命体的机会。

  但是当我看到妈妈微闭着的双眼,我改变了主意。也就在我从床上下来的时候,我察觉到妈妈居然已经睡了,的确,刚才她太兴奋也太累了。我刚才也太兴奋太累了,所以我又爬上了床,在妈妈的身边躺下,妈妈的乳罩掉在了地板上,内裤还在膝盖处,就这样,我慢慢拉开毛毯,罩住了我和妈妈的身体,我们母子相拥而眠。

  「嘶……」妈妈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昨天真是喝多了,居然回家刚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嘴里都是怪味……这是怎麽回事?」还在喃喃自语的妈妈坐起身,发觉一个东西从她的乳间滑落,她将毛毯半掀开,低下头,看到了自己傲立的双乳,也看到了一只熟悉但不是她身体的手,更看到了自己被退到膝盖处的粉红内裤。

  妈妈奋力将毛毯整个拉离床舖,映入她眼帘的是她宝贝儿子赤裸的身体。

  「怎麽会这样?」妈妈看着我熟睡的表情,她怎麽也不相信自己的亲生儿子会对自己做出如此越轨的事情,「没事的……没事的……」妈妈感到自己的嫩屄和平常起床是一样,并没有什麽异样的感觉,「没事的……淩天昨天只是握着我的乳房睡觉……没事的,没事的,他毕竟是吃我奶长大的孩子,摸一下应该没事的。

  再说了,淩天还只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脱我的内裤纯粹是好奇……或许是我自己喝酒之後自己脱的也难说……他现在还没有……」妈妈的话语停住了,原本她想说我还是一个孩子,阳具还没有可以达到和别人做爱的长度和硬度,可是当她的眼光无意中看到我胯下高挺的大鸡巴时,她整个人的思维一下停顿住了。「难道……」妈妈本能地把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嫩屄上,右手食指弯曲,当她的食指被大阴唇吞噬了一点之後,便慢慢把食指抽出,她现在可以很肯定自己的嫩屄昨天没有被自己儿子的大鸡巴蹂躏。

  这时房间外传来声响,是两个姐姐和两个妹妹上学的时间了。妈妈这时慌了神,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四个女儿应该和以前深夜回家一样,来房间向自己问安,她可不想自己的四个女儿看到如此场景,让她们纯净的心灵被玷污。

  妈妈迅速脱去自己的西裤,一把将粉红色的内裤拉到腰间,也不管地板上的乳罩,从衣橱里拿出自己的睡衣,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穿上拖鞋匆匆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妈妈,你昨天什麽时候回来的?」翡翠姐看到妈妈走出房间,立刻关心地问道。

  「我们还准备去房间看你呢!」玲珑姐说道,但是她看妈的眼神有些怪异。毕竟妈妈现在的穿着和平时很不一样,非常反常。

  妈妈很显然察觉到了什麽,用手理了理自己的杂乱的长发,无精打埰地说:「妈昨天回来得很晚,随便穿上睡衣就睡了。」「妈,那你还起这麽早?」翡翠姐语带埋怨地说道。

  「是啊、是啊……妈妈应该注意睡眠,好的睡眠能让妈妈青春常驻的。」淩琳和淩珊这时异口同声地说道。末了淩琳这鬼丫头还说了一句:「倒是淩天哥哥,昨天那麽早休息,现在还没有起床!」「就是就是,淩天哥哥老喜欢说我和淩琳爱睡懒觉,淩琳咱们现在去叫醒淩天哥哥,看看谁才是爱睡的猪!」淩珊煽风点火的话让妈妈内心心急如焚。

  「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我啊昨天没有洗澡入睡本来就浑身不舒服,再加上你们四个在大厅里吵来吵去我这就醒了,准备冲个澡再回去睡。」妈妈毕竟是在商场上久经考验的人,灵机一动如此说道,「你们四个先去学校吧,淩天……淩天妈妈洗完澡再叫醒他,他也难道恋床!」「妈妈偏心,妈妈的意思是淩琳和淩珊恋床了!」淩琳嘟起嘴。

  「小嘴都可以挂酱油瓶了!」玲珑姐笑起来,打趣着淩琳。

  「呵呵……」四姐妹和妈妈都笑了起来。

  妈妈看到翡翠姐她们四人走出了别墅的院门,这才关上大门,背靠在大门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妈妈走到自己的房门前,右手握着门锁,深呼吸一次,理了理自己烦乱的心情,她准备叫醒我,准备要我讲述事情的前因後果。

  房门被妈妈缓慢打开了,她看到了震撼她心扉的一幕。我四肢大张、面部朝上平躺在妈妈的床上,我的阴茎在空中傲然挺立,硕大的龟头撇开了包皮的护佑。妈妈的视线集中在了我的大鸡巴上,她不自觉地咽下口水,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嫩穴有点发痒,这种感觉她已经十年没有了——自从十年前父亲过世後,妈妈就没有过这种骚痒的感觉。妈妈忽地关上房门,自己面对着房门喘着粗气,同时不断给自己打气:

  「我要冷静……我要冷静……对……对……我冲澡去……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我这个时候并没有做春梦啊,只是……肾好的年轻男人都有这个经历的啊!

  水冲妈妈的头上淋下,冲洗着妈妈的身体。妈妈两手捂在脸上,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为什麽?为什麽我冷静不下来……淩天……淩天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也是我和丈夫唯一的儿子啊……为什麽?」妈妈跪倒在浴盆里,眼泪顺着水冲脸上滑落。

  「妈,你醒了!」我感觉到有人在轻抚我额前的刘海,睁开眼,我看到身着睡衣的妈妈正坐在我身边,於是微笑地对妈妈说道。

  「啪!」

  我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看着把头扭向一边身体微微颤抖的妈妈,「妈妈,你为什麽打我?」「为什麽打你?」妈妈转过头,我才看到妈妈双眼通红,眼中含泪,她表情严肃地问道:「你说,你昨天晚上到底对妈妈做了什麽?」「我……」我这才发现自己还是全身赤裸,赶紧拉过毛毯遮住自己的身体。

  「你还知道害羞?」妈妈嘲笑地看着我。

  我第一次在妈妈眼中看到了鄙视,那是她一个母亲对儿子的鄙视。我毕竟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怎麽能受到了妈妈这种眼光。我一把将毛毯扯远,从床上下来,光着身体走到床边,拿起床边的电话。

  「你要干什麽?」妈妈显然没有想到平时乖巧的我会有如此举动。

  「不干什麽,淩天既然做错了事,就要承认,我现在就报警自首!」我哽咽着,「淩天可不想被妈妈鄙视!」妈妈听到我要打电话自首,出於母爱之心,她赶紧跑到我身边,一把将电话的插线拔去,一把将我搂入她怀里,「淩天,好孩子,你千万不能这麽做,这样做你会毁了你自己的。你要知道你可是妈妈精神的寄托,是我们家唯一的男性,也是我们羽家的顶梁柱啊!」我的脸在妈妈的胸口挪了挪,感受着妈妈乳房对我脸庞的压力,「可是淩天做错了事,对妈妈做了一个儿子不应该做的事!」「不……不……淩天没有错……没有错……」妈妈急忙反驳我,「淩天虽然是妈妈的儿子,但是淩天也是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男人,淩天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妈妈都可以忍受的。」妈妈真的很爱我,为了打消我报警自首的意念,她竟然这般颠倒黑白。

  「真的吗?」我挣脱开妈妈环着我背部的手,抬头迎视着妈妈。

  「嗯!」妈妈低头看着我,对我肯定地点着头。

  看着妈妈的红唇,我又有了一股冲动,但觉腹部有一团热火。我踮起脚尖,准备去吻妈妈的嘴唇。(妈妈可是身高175cm的美女,那时的我想吻妈妈自然要踮脚!)「淩天,不要这样,你不能再错下去了!」妈妈一把推开我,脸色嫣红,对我规劝道。

  我挺立着鸡巴站立在妈妈的身前,眼睛盯着妈妈的脸。妈妈被我看得不自然,转过身去。「妈妈,你刚才都说是「再错」,很显然昨天晚上我真的错了。」我转过身,面对着房门,「我现在去大厅打电话自首,即便今天不行,只要一有机会我都会用行动惩罚自己的过错的。」我的表白这个时候对妈妈来说可以称得上是要挟,但是妈妈还是接受了这份要挟。她从身後一把抱住我的腰双手在我小腹前交叉,用哀求的口吻说道:「淩天,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是妈妈错了,淩天你没有错。」我拉起小腹上妈妈的双手,把妈妈的双手往下移,「妈妈,淩天的鸡巴难受,你帮淩天握握好吗?」说着,便把鸡巴在妈妈的手背上摩挲。

  「这……」妈妈没有想到我会提出这个要求,在我迈出一只脚准备去大厅的时候,她立刻回答道:「淩天,妈妈……妈妈可以帮你的,但是这个姿势……妈妈不舒服……」我在妈妈颤抖的声音中听到了少许害羞,更多的是兴奋,我收回脚,拉开妈妈的,我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下,双腿八字大张,高挺的鸡巴正对着妈妈的脸。我急切的声音说道:「妈妈来吧,现在你只需要蹲在床边就可以了……快……」我催促道。

  妈妈面色羞红,她的双眼盯着我的大鸡巴,一步一步移到床边,蹲在了床边,双手颤抖着握着我的大鸡巴,这个时候我的大鸡巴离妈妈的脸不到十公分。

  「妈妈……你套弄啊……套弄啊……」我开始指挥妈妈,「对,就这样……哦……哦……两只手……对……妈妈……你的手太厉害了……我的大鸡巴真爽……哦……哦……我的大鸡巴和昨天肏你的小嘴时一样爽……啊!」我一声惨叫,很显然妈妈听到我昨天晚上肏她的嘴手上一时用力过大。

  「淩天,你怎麽了?」妈妈赶紧抬头看着我,「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我对神情紧张的妈妈微笑地摇摇头,吸了一口气,对妈妈命令道:「妈妈,我没事,你继续啊……继续套弄我的大鸡巴啊!」看到我没事,妈妈果真低下头,继续用她的双手为我的大鸡巴服务。

  「妈妈,你不是想知道昨天晚上的事吗,我现在就将给你听好不?」我伸出双手,一只手的五指插入妈妈的秀发间,一只手从妈妈睡衣的领口滑到了妈妈的胸前。

  妈妈的身体一颤,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只是继续为我服务着。就这样,我开始讲述着昨晚的动人故事。

  「这麽说……淩天昨天晚上的确没有……那个吗?」妈妈抬头看着我,她的眼角流露着浓浓的春意。

  「那个?什麽啊?」我明知故问。

  「你这孩子……那个……就是做爱啊!」

  「妈妈,你是说肏屄吗?」

  「肏……淩天,你怎麽这麽粗口啊,妈妈平时怎麽教你的?」这个时候妈妈还和我摆起架子,显露母亲的威严,只不过我毫不在意。

  「妈妈,本来就是啊,你所谓的做爱不就是肏屄吗?是的,昨天我本来想的,可是……我觉得还是在妈妈清醒的时候比较好,毕竟这是淩天第一次肏妈妈的嫩屄啊!」我用言语刺激着妈妈。「妈妈,昨天晚上你可是欠淩天一个要求,现在淩天可要使用这个要求了,那就你让我肏你的嫩屄可以吗?」以前我一直把这些机会浪费了,这一次我无论如何要好好利用。

  「什麽?」妈妈震惊地看着我,她的手停住了,虽然她早有心里准备,但是当亲耳听到我这麽说时,心里还是或多或少有些承受不来。

  「你有电话啦!你有电话啦……」妈妈的手机这个时候响起。

  妈妈还是愣在那里,根本没有接电话的意思。我伸手从床边的柜台上拿起妈妈的公事包,取出手机一看号码是美女班主任的,按下接听键,我就把手机移到妈妈的耳边。

  「纪老师啊……哦……是这样的,淩天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就不能去学校……哦……家里的电话线出了点故障……哦,好的,再见!」妈妈很快结束了和美女班主任的电话沟通。

  「淩天,如果妈妈不遵守当初的约定呢?」妈妈在我拿回手机时突然问了一句。

  「妈妈告诉过淩天要一诺千金的!」我看了一眼妈妈,「不过妈妈如果真的不想,淩天也不会怨你的,因为淩天知道妈妈是疼淩天的。」「淩天,你拨一下公司的电话好吗?」妈妈突然如此要求我。

  「是晓韵吗……昨晚我喝多了,今天就不去公司了……好的,我想在家多躺一会儿就应该没事的……好的,好的……再见!」晓韵,林晓韵,是妈妈的秘书,也是一个美人坯子,平时妈妈不在公司,一切事务都是由她打理的。

  「妈妈,你为什麽不去公司?」我把电话放回妈妈的公事包,疑惑不解地问。

  妈妈对我诡异地一笑,松开握着我鸡巴的双手,用右手食指在我的龟头上弹了一下,「因为柳盈倩要实现对他儿子的许诺,和她儿子做爱啊!」「妈妈,你说的是真的?」对於妈妈的话,我兴奋得有些不可置信。

  妈妈站起身,把我从床上拉起,自己躺在了上面,我看到她两手平放成一直线,两腿大张,「来吧,淩天,你是妈妈的儿子,从今天开始你也尽是妈妈的第二个也是最後一个男人。」听着妈妈的誓言,我眼中有点湿润,「妈妈,你对淩天简直……」「淩天,你怎麽还不动,要知道能向你这般和自己亲生母亲做爱的孩子并不多啊!」妈妈似乎放开了许多。

  「尤其是妈妈这般商场上怎麽叱吒风云,对所有男人不屑一顾的母亲!」我补充了一句,我爬上床,跪在妈妈的大腿根处,用手覆盖在妈妈的屄缝上,由衷地说道:「妈妈,你的屄真美!」「淩天……别屄啊屄的……那是阴户,妈妈的阴户!」妈妈说道「屄」字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不,这个就是屄,而且是嫩屄!」

  妈妈显然不想违背我,於是喘息着说道:「对,那个不是阴户,是屄,是嫩屄,以後淩天不但能玩妈妈的嫩屄,也能玩妈妈的奶子!」妈妈之所以说「奶子」显然是为了让我兴奋,也让自己兴奋。

  「好啊,妈妈的屄是嫩屄,奶子是肥奶!」我见诡计得逞,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淩天的大鸡巴也很雄壮啊!」妈妈轻声回应着,「妈妈是白虎,屄上不长毛的,淩天喜欢不?」「喜欢……喜欢……淩天就喜欢这样的屄,那些张屄毛的屄淩天才不会喜欢呢!」我实话实说。

  「那你就尽情地肏吧!」妈妈已经改口说「肏」,而不是「做爱」了。她闭上双眼,柳眉不停地抖颤。

  我把一个食指挤入妈妈的屄缝,发觉妈妈的屄缝虽然有些淫水,但是整体还是很乾涸,於是便提议道:「妈妈,你的屄里淫水不多,不如咱们来个前奏,像昨天晚上一样先来个69式怎麽,等你的屄里淫水多了,我再肏你怎样?」「这……」妈妈迟疑起来。

  「妈妈,怎麽了?」我以为妈妈反对,不禁有些失意。

  妈妈看到我误会她了,赶紧说:「淩天,其实……69式妈妈怕口技不好的……」「妈妈,你的口技昨天就很厉害啊!」「昨天……昨天厉害是因为妈妈喝醉酒的缘故,其实昨天是妈妈第一次用口……」「妈妈……这麽说我的大鸡巴昨天给你的嘴开处了!」「淩天,你怎麽说得这麽难听,什麽开处……不过……不过大体上就是这样啊……」「没事,妈妈我可以教你!」「也是,肏妈妈嘴时你教妈妈,等会儿肏妈妈屄时让妈妈教你!」这样的建议居然是从一个商业女强人嘴里说出,别人要是知道一定会大跌眼睛,大家都很难想像吧!

  「才不要呢,我肏屄可是很厉害的!」

  「难道……」

  「妈妈你别想歪了,这一切都归功於你给我买的电脑,要知道互联网上什麽都有啊!」「呵呵……这麽说来你还没有实践过啊?」「这不是就要实践了吗?」

  ……

  「妈妈,松手!」我急切地说道。

  妈妈听到我的话後,把引导我的鸡巴到她嫩屄内手松开。

  「啊!」由於妈妈屄内有许多淫液,我一坐到底,和妈妈同时发出了呻吟。

  「爽!」我补充了一句。

  「痛!」妈妈叫喊了一句。

  「妈妈,你怎麽了?」我没有乱动,赶紧问,「是不是因为你的嫩屄好久没有被人插,所以……」「淩天果然在互联网上学到不少啊……妈妈就是这样,没事……等休息一会儿,你就用你的大鸡巴帮妈妈疏通疏通十年没有被清洗疏通过的阴道……啊……你动啊……」妈妈就是妈妈,这个时候还不忘夸赞我。

  我的双手压在妈妈的双乳上,看着妈妈扁圆的双乳,我觉得鸡巴虽然被妈妈的屄肉紧紧包围但是依然变大了不少,「妈妈,你放心吧,我的大鸡巴不但会把你十年没有疏通的阴道疏通的,而且有机会也会帮你把你三十四年没有被疏通的肛肠疏通的。」「肛肠?」妈妈没有反映过来。

  「就是替你的屁眼开苞啦!」我笑道。

  「哦……原来屁眼也可以……谢谢乖儿子了!」妈妈可谓淫荡十足,「今天吗?」「不!」我很肯定地回答,「妈妈,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迷恋上肏屄了,所以……所以我准备让玲珑姐姐她们四个也像你现在这样,这可以吗?」「这……」妈妈显然没有想到我有这个计划,有些迟疑起来,但是她想到我平日和玲珑姐她们四个的姐弟亲情,再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於是说道:「那是你们姐弟之间的事,只要她们不找我说你什麽坏话、打你的小报告,就随你吧……啊……啊……但是她们都年轻……千万不能有孩子啊……」妈妈的考虑还真深远。

  在我们家开始是很民主的,要是玲珑姐她们真的愿意让我肏她们未开苞的处女屄的话,妈妈出了说教根本没有实际可以采取的措施。当然了,这样的「民主」在玲珑姐她们和妈妈一样成为我的胯下女人之後就彻底被颠覆了——我在家有了一票否决权,用淩琳和淩珊调侃的说法就是「一屌否决权」。

  没办法,家里就我一个男人,五个需要生理安慰的女人,供求比例是一比十五,我自然就有了「一屌否决权」了。别说我不知道算术,一比十五绝对没错!一个女人三个洞,五个女人不就是十五个洞,而能插这些洞的也就只有我唯一的大鸡巴了,这不就是一比十五了吗?

  随着我的抽插,妈妈开始呻吟,开始疯狂。

  「她们四个和淩天给妈妈屁眼开苞有关系吗?」妈妈对我帮她屁眼开苞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有,当然有!」我回答得更肯定,一边用大鸡巴猛烈抽插妈妈的嫩屄,一边说道:「妈妈,你们母女五个是女人,要知道女人身上有三个洞可以承载男人的精液,让男人亵玩,让男人发泄……哦……哦……你的屄被老爸开苞了,你的嘴也被儿子我昨天开苞了……现在你只有一个屁眼还是处女地……哦……哦……哦……为了增进你和玲珑姐她们的母女感情,我计划让你们五个的屁眼一起开苞……哦……妈妈,你想像一样……你和玲珑姐她们四姐妹总共五个人趴在床上撅起屁股等我给你们屁股开苞的场景了……爽……啊……」「啊……啊……原来是这样啊……那……那淩天要快点让玲珑她们四个丫头臣服在……啊……淩天你的大鸡巴下才是啊!」妈妈催促道。

  「妈妈……你嫉妒了?」

  「是的,我嫉妒……嫉妒玲珑她们四个可以把三个洞都让你开苞,可是妈妈……可是妈妈……啊……」我将子孙注射进了妈妈的子宫,妈妈在颠峰状态下兴奋地昏过去了。

  ……

  「妈,你去公司了?」我睁开眼,发现自己赤裸着躺在床上,妈妈已经正在穿外套。

  「是啊!」妈妈回头对我一笑,「昨天你居然在床边坐着睡着了。

  「妈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坐起身,看着妈妈。

  妈妈走了过来,把红唇印在我的嘴唇上,她走到房门口,转过身对我调皮一笑,「淩天要是问妈妈那天在浴室内心理斗争,我看免了。」「唉……」我向後躺了回去,身体在床上颠动。

  「呵呵……」我听到了房间外传来了妈妈开心而爽朗的笑声,「那可是妈妈心里的咪咪(秘密)……呵呵……」看来我是永远不知道那天早上妈妈在浴室里到底想些什麽了,真可谓女人心海底针啊!但是有定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从那个浴室出来後,妈妈的心理有了巨大的变化,这也是为什麽後来妈妈如此放得开的原因,可惜的是我一直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我不会强迫妈妈告诉我的,因为妈妈的身体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她心里有一点小小的隐秘是应该的。

  打油歪诗一首:娇母醉酒儿尽孝,嫩屄肥奶都不掉。

  男欢女爱平常事,怎奈这是儿肏娘!



  【完】